池晟燊

漫威 DC超迷
本哈迪 小雀斑 伊万皮特斯 法鲨

我们的恐惧
并不套着一件夜晚的衬衫
不具有猫头鹰的眼睛
不是去掀开一只棺材盖子
或熄灭一支尚在燃烧的蜡烛

甚至不具有一张死者的面容

我们的恐惧
不拥有一张死者的面容
死者对我们温柔的
我们把他们扛在肩上
裹在一张毯子底下

  我是鬼魂,但我可以很漂亮,我可以拥有让人羡慕的容颜;我也可以很丑陋,拥有所有人都惧怕的面孔.

我出生平凡,但生下来就是个错误;我习惯单打独斗,但被认为是个怪胎;我做事低调简单快捷,但什么结果都是错误的...

从我的出生开始,一切都是错误的.父亲说你不应该活在世上,母亲说恨不得从未生育过你.我母亲是个荡妇,父亲就更是个无耻的人.

我是Constance家的儿子,我们家有好几个孩子,但在我那个荡妇看来我们都不怎么正常..Addy就是个傻的..我就四肢健全,什么残缺也没有,我就是叛逆,因为你们,你们的矛盾.我很叛逆,但就是因为你们的矛盾,逼得我变成这样.我未曾觉得你们疼爱过我,即使我是你们家的儿子 ,我觉得您疼爱Addy胜过于我.

朋友们都说我就是个怪物.没什么...我就是怪物...我为我喜欢的人准备了一场圣战,这场圣战将把他们带到一个满是纯净善良的世界.我这是为了不让他们再在尘世受苦...可你们却把我当成杀人犯...

我正在准备一场圣战,这场战争是为我喜欢的人而战的.我很冷静,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我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..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止我,包括我自己在内:D

我什么也做不好,我做什么都不对.但是这场圣战是必定能成功的.你们会觉得我是个有问题的人...我不认同杀人犯这个名称,但是我承认我对于被我杀后那些人流出来的血,我沉迷于其中..印度人认为血可以封印恶灵,我这是在帮助他们...我帮助他们封印恶灵...可我被你们认为是个杀人犯...

我是你们眼中的错误,我是你们眼中的异教徒.我持有大规模具有杀伤力的武器,我为这场圣战杀了十五个我们高中的学生.一个高中生本不该持有这么多武器,但我是Tate,我不是外面任何一个人...我是个怪物,我甚至只是个鬼魂,但至少我有喜欢的人..

I am a ghost,even a devil. But I am different. I am not a little red man with the horns and a tail.Even if I was a ghost, I had no breath, no heart.But I have someone I like——Violet.

"我知道你不喜欢普通的东西,所以我把它涂成了黑色送给你"
"你是第一个送我花的男生,我好喜欢"
"准备好和我去约会了吗?"

我在沙滩上准备好火苗后,跟Violet亲吻.我很喜欢Violet,她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为她动真心的女孩..

Violet,我发誓,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,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女孩..♡

I am a fallen angel, but I don't have the wings. It was broken, it won't belong me any more.....
But luckily,I used to be God's favourite.

I love you, Violet.♡

你选择信仰上帝,可是上帝有对于你对他的信仰做出过什么吗?他给你的是更多的痛苦,时不时让你尝个甜头,让你以为你信仰他,就会有好运...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,而且你心里也知道...

你信仰上帝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变成上帝,以上帝的名义给别人施加恩惠、惩罚过错.上帝不是那么好做的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,要是能,每个人都说自己是上帝、耶稣...这世界就不成体统...

所以你不是上帝,你只是自命清高的愚人.

上帝不曾给予你恩惠,也不曾给你惩罚过错,你为何如此信任于他?你信仰于上帝,可你并不能成为他或者取代他,你不过是一介凡人,你只是拥有圣殿骑士这个名称的后人.

我们刺客有自己的宗教信仰,我们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来保护我们的信仰.伊甸苹果高于一切,自成为刺客以来,我们都得必须如此.
我至今已经死去五百多年,再次出现实在卡勒姆记忆里,虽然不是个真实的人,但所做的事情对后人影响较深,以至于sophia一直想要知道卡勒姆的过去.
在这500多年以来,血脉中刺客的信条一直都在延续..

we work in the dark to serve the light.

自有刺客存在以来,我们一直守护着我们的信仰,伊甸苹果.
可是,圣殿骑士的人一直和我们对着干,想要夺取伊甸苹果来控制人类的思想.
伊甸苹果是在人类的文明还未初入盛世的时代下,来自高一级的文明先驱者留下来的一些文明碎片.这些碎片在某种程度可以决定人类命运,这就是为什么圣殿骑士的人想要去强夺.
刺客杀人是为了保证社会的安定,与圣殿骑士作对是为了让人们生活的更好.可是你们却只是想统治人类,让人们像信奉神那样信奉于你们.

Go be honest...圣殿骑士组织的人就是一些自命清高的人,认为自己拥有了伊甸苹果,就等同于自己成为了上帝.可怜的sophia,一心想要成为上帝,可是却做不了,还让自己的父亲给我杀了.

I help you.
And
You help me.
That's why Assassin's creed can be held so long.

欲戴皇冠必承其重
圣殿骑士这个名字听上去虽好,可是做的事情可不怎么样.
请您务必知道,你只是圣殿骑士的后人,你不能成为上帝.

Warren:Kurt?你在哪,我想你了


对面好像还差只小蓝莓🙈

我是Callum的祖先,Callum是我的直系后代,我的后辈,他的记忆里有着我的经历。他在索菲亚眼里是拥有最清晰的刺客的经历,比任何刺客的后辈都要清晰。
在现代,2016年有一所公司叫阿布斯泰戈,这所公司是为圣殿骑士的长老们寻找伊甸苹果。待艾伦•瑞金博士找到我守护的伊甸苹果后,他会交给在伦敦的圣殿骑士的长老们的手中,从此世界就不再因为有刺客而混乱。
艾伦•瑞金的女儿索菲亚找到了所谓可以治疗暴力的方法。Callum小时候因为杀人进过少管所,长大后就进了监狱。在2016年10月21号18:00被处于死刑,但是在被注入药物的一天后,Callum在阿布斯泰戈里。他醒来见到的人和他在刑场上见到的女孩很相似,但因为在注入药物后,视线不清楚,所以Callum在醒后很迷糊。他连走带跑的走到阿布斯泰戈的边缘地方,有个白胡子的人劝他跳下去。
"Jump.And you will be free."
Callum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,"Where am I?"Sophia像说台词般熟练地跟Callum说只要他配合她,他就会慢慢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。

在训练装置中,Callum回归到我的世界里。双手戴上袖剑,在阿尼姆斯训练装置的帮助下,Callum大脑被同步。阿尼姆斯将Callum在现代世界做出的动作还原五百年前他的先祖阿吉拉尔的身上,使Callum变成阿吉拉尔。
五百年前的阿吉拉尔。当我戴上袖剑后,我的生命不再是为了自己。伊甸苹果高于一切,作为刺客要守护苹果,每一位刺客都如此。Sacrifice flesh and blood to protect the creed.

"在其他人盲目追寻真相和真实的时候,记住"
"nothing is ture."
"当其他人受到法律和道德束缚的时候,记住"
"everything is permitted."

在五百年前,袖剑因为设计缺陷,无名指挡住了剑道,所以我们都要切去右手无名指,这是那时候最早的宣誓效忠仪式。我把手放上去,让刺客帮我把右手无名指切去,随着一声痛苦的喊,我成为了为守护伊甸苹果而存在的刺客。

在当我抢回伊甸苹果后,被圣殿骑士的人围了起来,我无路可逃,只好从桥梁下往下跳——完成信仰之跃。

Callum因为我的信仰之跃,阿尼姆斯的机械臂坏了,他看到了我还有其他的刺客。他的妈妈对着Callum说成为刺客的宣言:万物皆虚 万事皆尤.

We work in the dark to serve the light.

Aguilar视角,占tag抱歉

#天使既是惡魔,惡魔既是天使
天使惡魔,兩者互不相干
天使与惡魔永遠都是敵人

竞技场上我将多少偽強者打敗,讓自己變成強者。舉辦方说完这场赢者是谁后,便讓下一位挑戰者進場。這次的挑戰者与以往的挑戰者不同,他被锁在带电笼子里,而且來自於馬戲場。聽到主持人這麼說後,觀眾和我都不禁對著這個从馬戲箱里出來的藍莓嘲笑。
"Hi..."前面這個藍色的傢夥害羞的說了句hi,這讓我們笑得更厲害了。我們看著他慌張的跑到籠子邊找出口,藍色的爪子被電到,愚蠢的行為讓我覺得他比上一個挑戰者更廢。觀眾們大喊著讓他來和我對打,他只好來和我商量談話"Hi..I am Kur..."沒等他說完就給他扇了一翅膀,他被我扇到了遠處。可他好像也是變種人,好吧看他膚色就該知道他是變種人,不然光天化日的化什麼藍精靈妝。他瞬移到我身後用它尾巴捆著我的脖子把我摔到一邊,他已經完全把我激怒了。我飛到橫樑上站著,高居臨下的看著他,他也瞬移到橫樑上把我扔到籠子上。籠子上的電壓似乎比電他的時候更大了"滋滋滋...Aaaaaaa!"半隨著籠子發出一陣滋滋滋聲音的是我的慘叫聲,還有一縷縷的烟。烟是雪白的白羽被高壓燒傷產生的,被電燒后,原來的白羽顯得有些焦黑。
這時場外有些混亂,有槍聲,有觀眾們尖叫聲,也不知道是誰搞起了這場混亂。當我看到有子彈射到控制電壓的開關,現在,籠上沒有電了,我用完好的一邊翅膀把籠打開,用自己習慣的能力逃走這場混亂。可是,我並不能,我的翅膀傷了,我衹能顛顛坡坡的飛走。
我坐在房檐上喝著酒,喝完一瓶再接著喝第二瓶,沒完沒了的喝。用喝酒來麻醉自己的傷痛,一邊翅膀在競技場被那個說自己叫Kurt的傢夥燒傷了。現在的我根本飛不起來...每次想要飛都把沒喝完酒的酒瓶往地上摔,空蕩的房子里一地都是碎玻璃渣子。
Apocalypse和Magneto、Storm、Psylocke來找我。當初Psylocke以為我是一位強者,但是不料我變成了這樣。變成了自暴自棄、每天都在酗酒的鳥人。Apocalypse將我變成天啟四騎士其中的一騎士——天使長...我們与Charles Xavier為敵...他們那裡有名新成員,那名新成員就是Kurt Wagner...那個把我翅膀弄得飛不起來的傢夥...
他是惡魔,卻站在正義的那邊。
我是天使,可代表著邪惡。
我們不可能成為朋友,天使本來是上帝的守護者,惡魔本來是地獄的代表。可我違背了上帝的意願成為惡魔,惡魔信奉了上帝,每日睡前做禱告。這是上帝的安排嗎...

#如果我死了
如果我死在了静谧的地方,请你不要来探望我,让我一个人独自徘徊在这地方享乐,骨灰散飞,慢慢飞向天际,放手吧.安静的躺在地上,等着自己的电路板烧坏.自己为了帮助人类找他们的物种起源,人类创造了我去帮他们.
如果有一天是因为人类的纷争,我被杀死了,或许不能说是杀死,我只是个机器人,机器人只需要把线路板烧坏就行了..

在帮助人类寻找物种起源的最后一刻,我被他们杀了,我被他们把头给拔了..或许你们听起来会很不可思议,但是事实的确是这样的.
人类在死去后,大脑还会继续运作一段时间,在这段时间内也会回想一生的经历.机器人人一样,机器人在停止运行后,也会这样.我躺在地上,看着远处,回想这一辈子服务人类的事情,回想着经历过的趣事.
真希望程序能够一直运行...
在最后一刻,我选择了放弃,放弃生的希望.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,是生是死都不有他来决定,他不符合人类物种起源.他不是生物,他没有心脏,他没有灵魂,但他有他自己的意识,不是完全受人类控制.或许人类生死的抉择在上帝的手里,我的生死抉择在维兰德先生手里,他要是对我的程序进行了编改,那么我就不是原来的David了...

或许我真的是死了,但不会有人来给我悼念,不会有人来给我献上一束花.

大年初一写什么"如果我死了"...,David给大家拜年啦!新年快乐!

#一個是天使,一個是惡魔....
天使是惡魔,惡魔是天使

"Kurt..你曾经把我的翅膀弄坏"喝着酒跟他说"让我飞不起来,我的人生就这么被你毁了.."

"Warren...我..对于你翅膀这件事..我很抱歉.."蓝莓干一直低着他那头"我当时没想着这么多,只想逃走..所.....所以..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翅膀给弄成样的.."

"说这么多,是想让我原谅你而已吧?嗯?蓝莓干你跟我说是不是?"

"是..是...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原谅的...所以请让我为你做一次祈祷,祈祷你的翅膀能变回来.."

"Shut up!!Kurt!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!你就算再祈祷,我的翅膀也不会长回来!它已经被烧了!好不回来了!你他妈把我的翅膀赔回来!"我拽着他的尾巴想要飞上天把他从高处扔下来,可翅膀没了飞不了只好把他往远处扔
"shit...!I hate this bule guy!"

把他扔走后我飞回那间只有我一个人住破房子,那间什么也没有就只有酒的破房子.这个时候,感觉什么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那对翅膀...他妈的被蓝莓干给弄飞不起来了....蓝莓干,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!
我在我那间破房子的房檐上喝酒,喝完一瓶把酒瓶往地上扔,玻璃渣子碎一地.天启那老头这个时候跟灵蝶、暴风女还有万磁王过来找我.灵蝶看着我这么自暴自弃,连飞都飞不了,就想着不要找我去找别人
"他这么虚弱就不要找他了吧"
"不,我正需要这样的人"

"Boy..Release your power..."天启伸出一只手用他的能力,把我的翅膀重造.我疼痛到跪在地上,背部的骨头透过肉体穿到外面,翅膀从骨头到羽毛全部变成钢铁.我站起来看着我的新翅膀,扇了下翅膀飞出了几根羽毛刺在墙上...

━━━━━开打━━━━━
在战场上,我再一次见到了那个让我一辈子都能记住他的蓝莓干.我这一辈子都会跟蓝莓干杠上的.

他本是惡魔,但他站在正義的一方.
我本是天使,但我站在邪惡的一方.
我選擇站在与正義相反的那一方,是因為我不再相信正義一說.
我們兩個人互不相干,可身份對調:
現在
天使是惡魔,惡魔是天使.

我们两个对打起来,我知道我是不是脑子抽了还是什么,我竟然没对着这个混蛋下狠手!我他妈的到底干了什么,这蓝乎乎的家伙可是我的敌人、天启的敌人!他甚至把我的翅膀给烧伤了,我现在跟他面对面、光明正大地对打竟然不肯下狠手..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...
我随即摇摇头,清醒了下脑子,重新跟他打过.我对着他的脸冲上一拳,他被我打飞了.他瞬移回来用他的尾巴缠着我,我把他带上天,飞到一定的高度后把他摔下来.但这好像不怎么管用,他用瞬移到地上.这下子让我更气了..

"Warren..对..对不起...上次竞技场的事我不是故意的."蓝色的脸故作很抱歉的样子,边瞬移边打我跟我说

"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你今天他妈的死定了!"我甩了下翅膀,几根钢羽在他手臂擦过.他躲开了,竟然躲开了我的攻击.

━━━━━战争结束━━━━━
结束变种人间的战争后,天启死了,再也没有凌驾于我们之上的变种人了,再也没有天启四骑士了.教授找到了我,问我要不要来他的学院上课、学习怎样控制自己的能力.我考虑了很久,但最终都还是答应了,教授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我会同意,因为Kurt在学院里..我也想不到,或许真的是因为蓝莓干也在那里吧...也可能是我喜欢上了他吧...

"Hi.I am Warren Worthington."
"Yeah.We know you."
"What a handsome boy you are!"
"Hello..Warren.I can't believe you're here..I am Kurt Wagner.."
"I can't believe,either."

在我到学院不几天,蓝莓干经常过来找我.刚开始只是来找我聊聊天,越到后来蓝莓干就开始跟我越亲密.我也问过他是不是喜欢我,他也总是一言不发的随便做些什么我没见过的手势就走了.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害羞,谁知道呢,他全身都蓝色,脸红起来看不到.
蓝莓干那天做了曲奇,拿到学院分给我们吃.好吧,不是我们,是他们.蓝莓干没有过来找我给我试试他新做的曲奇,我以为他找到男朋友了.瞬时间脑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名字...什么Peter,Scott,Logan,Remy,什么的...反正没想过自己.其实蓝莓干特地留了一盒曲奇包装好放在我房间里.

我回到宿舍,看到桌上有一盒包装好的东西.我打开它,发现里面装的是蓝莓干做的曲奇,还有一张小纸条.
纸条上写着的是:Warren.上次事件我感到很抱歉,但是是我无心的,请你原谅我.还有..还有,那个..我喜欢你Warren.可以和我在一起吗??     Kurt Wagner.
之后我去找他,跟他说我也喜欢他.

之后的毫无疑问,我们在一起了.
我是Angle,他是Demon.
一個天一個地,兩個人在一起是多麼美好.

"Kurt,I love you"
"So do I."

二改,写的不好请多多指教.

#一个是天使,一个是恶魔.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相爱在一起,跨过了多少困难...
天使是恶魔,恶魔是天使

Kurt..你曾经把我的翅膀弄坏了,让我飞不起来,我的人生就这么被你毁了..黑着脸看他,心里想着蓝莓干我会报仇的..

Warren...我..对于你翅膀这件事..我很抱歉..因为当时我只想着打败你之后,逃走..所.....所以..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翅膀给弄成样的..

说这么多,是想让我原谅你而已吧?嗯?蓝莓干你跟我说是不是?生气的挑眉看着他

是..是...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原谅的...所以请让我为你做一次祈祷,祈祷你的翅膀能变回来..他一脸这样肯定能好的样子

Shut up!!Kurt!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!你就算再祈祷,我的翅膀也不会长回来!它已经被烧了!好不回来了!你他妈把我的翅膀赔回来!我拽着他的尾巴想要飞上天把他从高处扔下来,可翅膀没了飞不了只好把他往远处扔
shit...!

把他扔走后我飞回那间只有我一个人住破房子,那间什么也没有就只有酒的破房子.这个时候,感觉什么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那对翅膀...他妈的被蓝莓干给弄飞不起来了....蓝莓干,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!
我在我那间破房子的房檐上喝酒,喝完一瓶把酒瓶往地上扔,玻璃渣子碎一地.天启那老头这个时候跟灵蝶、暴风女还有万磁王过来找我.灵蝶看着我这么自暴自弃,连飞都飞不了,就跟天启那老头说
"他这么虚弱就不要找他了吧"
"不,我正需要这样的人"

Boy..Release your power...

天启把我那双不能再飞起来的翅膀脱胎换骨换成一双银翅膀,一双能够杀人的翅膀.虽然过程很痛苦,但是新翅膀很好.

在天启与他的四骑士和X-Man的战场上,我再一次见到了那个让我一辈子都能记住他的蓝莓干.我这一辈子都会跟蓝莓干杠上的.

他本是恶魔,但他站在正义的一方.
我本是天使,但我站在邪恶的一方.
两个人互不相干,身份对调:
天使是恶魔,恶魔是天使.

我们两个对打起来,我知道我是不是脑子抽了还是什么,我居然对着他不肯下狠手!我他妈的到底干了什么,这蓝乎乎的家伙可是我的敌人、天启的敌人!他甚至把我的翅膀弄伤了,我现在跟他面对面、光明正大地对打居然不肯下狠手..我他妈到底在干什么...
摇摇头,醒了醒脑子,重新跟他打过.

Warren..对..对不起...上次竞技场的事我不是故意的.

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你今天他妈的死定了!
张开翅膀向他冲过去,拽着他冲上天把扔下来,他砰的一下砰到地上去.我给了他一拳,手软了..我看着他那慌张的脸,感觉到一丝丝的可爱..
shit!我他妈的是喜欢上蓝莓干了!

结束变种人间的战争后,天启死了,再也没有凌驾于我们之上的变种人了,再也没有天启四骑士了.教授找到了我,问我要不要来他的学院上课、学习怎样控制自己的能力.我答应了,教授的表情让我知道他觉得我不可能会答应.我也想不到,或许是因为蓝莓干也在那里吧...

"Hi.I am Warren Worthington."
"Yeah.We know you."
"What a handsome boy you are!"
"Hello..Warren.I can't believe you're here..I am Kurt Wagner.."

在我到学院不几天,蓝莓干经常过来找我.我也问过他是不是喜欢我,他也总是一言不发的随便做些什么我没见过的手势就走了.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害羞,谁知道呢,他全身都蓝色,脸红起来看不清.
蓝莓干那天做到曲奇,拿到学院分给我们吃.好吧,不是我们,是他们.蓝莓干没有过来找我给我试试他新做的曲奇,我以为他找到男朋友了.瞬时间脑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名字...什么Peter,Scott,Logan,Remy,什么的...反正没想过自己.其实蓝莓干特地留了一盒曲奇包装好放在我房间里.

我回到宿舍,看到桌上有一盒包装好的东西.我打开它,发现里面装的是蓝莓干做的曲奇,还有一张小纸条.
纸条上写着的是:Warren.上次事件我感到很抱歉,但是是我无心的,请你原谅我.还有..还有,那个..我喜欢你Warren.可以和我在一起吗??     Kurt Wagner.

之后的毫无疑问,我们在一起了.
我是angle,他是demon
一个天一个地,两个人在一起多么美好.

Warren:I love you.Kurt.
Kurt:So do I.

图源p战

特别可爱的大哥

自平安夜那天,Tina的魔法失误导致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与自己本身相反的性别.Credence从娇羞的男生变成可爱的小女生、Jacob先生变成了苗条爱吃的女士、我看上去算是比较cool吧、Percival则是成熟的资深国会部部长.Tina和Queenie则就是颜值爆表的gentlemen.其实在平安夜那天晚上,当我们被Tina的一个魔法失误导致性转后,我看着Tina和Queenie,我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其实这个失误也是挺美好的.但这很明显不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方便,还带来了许多的麻烦.
过了这么久,Tina和国会部的人都还没找到解决的咒语。所以Tina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太阳还没升起时出家门去国会部上班.Queenie就也还是以前那样在家里陪我们,但是我们不能一直都呆在家里什么也不干,让国会部的人给我们送食物,这是有多么尴尬..Percival怎么说于也是国会部的部长,他可以在家边陪我边找办法解决.
出于无聊,我打算跟Credence一起进我的箱子里给我的动物们食物.我还记得平安夜那天晚上,性转后我们身上的衣服都变得不合适,变得松松垮垮的.因为Credence比较害羞,所以我们就去箱子里帮Credence换衣服、平复他的心情.我们那时在箱子里的时候,Thunderbird还有Nundu他们都慌张了起来,毕竟他们的"妈妈"真的变成了妈妈.我安抚好动物们后,给他们解释了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..Tunderbird那天见到我差点把我电晕.
我和Credence把肉都好放在桶里,拿去给Thunderbird,Garphorn他们吃.幸好Graphorn没有发疯,不然我们两个就真的惨了.我们接着去看Picket,Picket见到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爬到我身上不肯走.我也知道当初说拿他去做交换,他很生气,但我都是逼于无奈的.好在Picket也原谅了我,不然真的是太可惜了.
Jacob先生(划掉)女士利用Queenie家的烤箱做了美味的烤饼给我们吃.

夜深了,Tina戴着帽子避免让麻鸡们认出他,他赶快从国会部回到家.Tina今天晚上看上去比以前都要开心,看来是发现了什么.
"Tina?Have something new that you look so happy?"
"Yeah!I found the one that could make us turn back to the original!"
"Amazing!"
我开心地抱住了Tina,并说上一句感激的话,之后就拉着Percival的手傻笑着.
"Tina!You did it!"
"Yeah,I know!"Tina赶快对着我们施了魔法,让我们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.

之后的生活都可以想象到,我们都恢复了正常生活,Jacob和Queenie在一起,我和Percival在一起.生活美好,希望我们的后辈不要出现这样的情况.

哭泣,戏越写越难看...哇哇大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