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晟燊

漫威 DC超迷
本哈迪 小雀斑 伊万皮特斯 法鲨

#天使既是惡魔,惡魔既是天使
天使惡魔,兩者互不相干
天使与惡魔永遠都是敵人

竞技场上我将多少偽強者打敗,讓自己變成強者。舉辦方说完这场赢者是谁后,便讓下一位挑戰者進場。這次的挑戰者与以往的挑戰者不同,他被锁在带电笼子里,而且來自於馬戲場。聽到主持人這麼說後,觀眾和我都不禁對著這個从馬戲箱里出來的藍莓嘲笑。
"Hi..."前面這個藍色的傢夥害羞的說了句hi,這讓我們笑得更厲害了。我們看著他慌張的跑到籠子邊找出口,藍色的爪子被電到,愚蠢的行為讓我覺得他比上一個挑戰者更廢。觀眾們大喊著讓他來和我對打,他只好來和我商量談話"Hi..I am Kur..."沒等他說完就給他扇了一翅膀,他被我扇到了遠處。可他好像也是變種人,好吧看他膚色就該知道他是變種人,不然光天化日的化什麼藍精靈妝。他瞬移到我身後用它尾巴捆著我的脖子把我摔到一邊,他已經完全把我激怒了。我飛到橫樑上站著,高居臨下的看著他,他也瞬移到橫樑上把我扔到籠子上。籠子上的電壓似乎比電他的時候更大了"滋滋滋...Aaaaaaa!"半隨著籠子發出一陣滋滋滋聲音的是我的慘叫聲,還有一縷縷的烟。烟是雪白的白羽被高壓燒傷產生的,被電燒后,原來的白羽顯得有些焦黑。
這時場外有些混亂,有槍聲,有觀眾們尖叫聲,也不知道是誰搞起了這場混亂。當我看到有子彈射到控制電壓的開關,現在,籠上沒有電了,我用完好的一邊翅膀把籠打開,用自己習慣的能力逃走這場混亂。可是,我並不能,我的翅膀傷了,我衹能顛顛坡坡的飛走。
我坐在房檐上喝著酒,喝完一瓶再接著喝第二瓶,沒完沒了的喝。用喝酒來麻醉自己的傷痛,一邊翅膀在競技場被那個說自己叫Kurt的傢夥燒傷了。現在的我根本飛不起來...每次想要飛都把沒喝完酒的酒瓶往地上摔,空蕩的房子里一地都是碎玻璃渣子。
Apocalypse和Magneto、Storm、Psylocke來找我。當初Psylocke以為我是一位強者,但是不料我變成了這樣。變成了自暴自棄、每天都在酗酒的鳥人。Apocalypse將我變成天啟四騎士其中的一騎士——天使長...我們与Charles Xavier為敵...他們那裡有名新成員,那名新成員就是Kurt Wagner...那個把我翅膀弄得飛不起來的傢夥...
他是惡魔,卻站在正義的那邊。
我是天使,可代表著邪惡。
我們不可能成為朋友,天使本來是上帝的守護者,惡魔本來是地獄的代表。可我違背了上帝的意願成為惡魔,惡魔信奉了上帝,每日睡前做禱告。這是上帝的安排嗎...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AlecNights池晟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