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晟燊

漫威 DC超迷
本哈迪 小雀斑 伊万皮特斯 法鲨

我是Callum的祖先,Callum是我的直系后代,我的后辈,他的记忆里有着我的经历。他在索菲亚眼里是拥有最清晰的刺客的经历,比任何刺客的后辈都要清晰。
在现代,2016年有一所公司叫阿布斯泰戈,这所公司是为圣殿骑士的长老们寻找伊甸苹果。待艾伦•瑞金博士找到我守护的伊甸苹果后,他会交给在伦敦的圣殿骑士的长老们的手中,从此世界就不再因为有刺客而混乱。
艾伦•瑞金的女儿索菲亚找到了所谓可以治疗暴力的方法。Callum小时候因为杀人进过少管所,长大后就进了监狱。在2016年10月21号18:00被处于死刑,但是在被注入药物的一天后,Callum在阿布斯泰戈里。他醒来见到的人和他在刑场上见到的女孩很相似,但因为在注入药物后,视线不清楚,所以Callum在醒后很迷糊。他连走带跑的走到阿布斯泰戈的边缘地方,有个白胡子的人劝他跳下去。
"Jump.And you will be free."
Callum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,"Where am I?"Sophia像说台词般熟练地跟Callum说只要他配合她,他就会慢慢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。

在训练装置中,Callum回归到我的世界里。双手戴上袖剑,在阿尼姆斯训练装置的帮助下,Callum大脑被同步。阿尼姆斯将Callum在现代世界做出的动作还原五百年前他的先祖阿吉拉尔的身上,使Callum变成阿吉拉尔。
五百年前的阿吉拉尔。当我戴上袖剑后,我的生命不再是为了自己。伊甸苹果高于一切,作为刺客要守护苹果,每一位刺客都如此。Sacrifice flesh and blood to protect the creed.

"在其他人盲目追寻真相和真实的时候,记住"
"nothing is ture."
"当其他人受到法律和道德束缚的时候,记住"
"everything is permitted."

在五百年前,袖剑因为设计缺陷,无名指挡住了剑道,所以我们都要切去右手无名指,这是那时候最早的宣誓效忠仪式。我把手放上去,让刺客帮我把右手无名指切去,随着一声痛苦的喊,我成为了为守护伊甸苹果而存在的刺客。

在当我抢回伊甸苹果后,被圣殿骑士的人围了起来,我无路可逃,只好从桥梁下往下跳——完成信仰之跃。

Callum因为我的信仰之跃,阿尼姆斯的机械臂坏了,他看到了我还有其他的刺客。他的妈妈对着Callum说成为刺客的宣言:万物皆虚 万事皆尤.

We work in the dark to serve the light.

Aguilar视角,占tag抱歉

评论

热度(7)